首页
> 互动服务 > 在线访谈 > 往期访谈
本期主题: 养老变“享老”,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改革进行时
本期嘉宾: 周忠贤 宁波市民政局党委书记、局长 俞曹平 宁波市老龄委副主任、宁波市民政局副局长 卢婉君 宁波市民政局老龄办主任
访谈时间: 2017年11月29日(周三)下午3:00
文字实录

周忠贤:我们人数不是很多,有的人毕业以后不重视这个工作,这个理念逐步逐步在建立。现在可以说基本形成的是上至政府包括全体民众对养老的认识、理解逐步在改变。以前养老就是让他有吃有住,现在这个理念逐步在改变,不断让他吃好、住好,还要给他一定的文化、娱乐、体育锻炼,真正老年人养老工作比较符合经济社会发展,做得老有所乐。

  主持人:20年前说活着是为了生存,现在从生存已经转变为生活了,让生活变得更美好,在节目之前也说到,我们说是养老,但是是“享老”,随着我们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可能退休之后身体非常好,可能会选择一种更健康、更快乐的养老方式,刚才提到这些的时候,俞局说到了,在全国可能更多选择居家养老。宁波的居家养老我也了解过,各个社区做得很好的,有一些社区里的服务人员,怎么样能够服务那些只有老两口在家里,需要什么帮助、帮你送什么东西等等,这方面在宁波很多人说养老服务、养老工作都做得非常不错,怎么样去体现或者怎么样去看待?在这之前我们了解到一个信息,2016年的时候我们宁波市成为第一批中央财政支持的居家养老的改革服务试点地区,当时好像是有26家,有人就在讲,全国那么大,有26个地区,宁波能够入选肯定有它的特色,因为能够获得国家财政拨款是不容易的,我们宁波到底凭什么能够入选26个地区之一?

  周忠贤:宁波去年11月被国家财政部、民政部列为居家与社区改革试点的城市之一,全国是26家,居家养老试点改革也确实不容易,宁波从三个方面积极争取的。第一个就是宁波市老龄化程度确实非常高,需要我们大力发展居家养老。因为市里面的老龄化是比较早的,老龄化人口也比较多、程度也比较高的层次,我们今年统计了一下,每年以户籍数5%的速度在增长,今年是138.7万以上的老人,占比户籍人口是23.5%,每年增加一个百分点的速度在递增,我们估计到2026年老龄化达到25%,就是四分之一了,这个占比非常高,怎么样应对这个老龄化、高龄化、空巢化的矛盾?社会养老服务需求这块快速在增长,我想极大部分老龄人是在家里养老的方式,我们为了应对老龄化的形势,我们大力发展居家养老服务,这是一个方面,老人不离开社区就能够享受到生活照料。

  第二,我们宁波多年以来一直对居家养老服务非常重视,打了非常好的基础,我们是从2004年开始进行居家养老服务的探索,2006年主要是在城区进行推广,2007年开始从城区逐步向农村拓展。所以这块起步是比较早的,到目前初步形成了覆盖城乡、社区的养老服务体系网络,网络已经有了。一些政策的出台促进了宁波养老制度的发展。第二个是出台了覆盖城乡居民服务的网络,市政府非常重视,刚才我讲了,早几年就制订了宁波市养老专项规划,对居家养老实施市政府每年都列为政府的实事工程、实事项目,而且逐年增加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站、服务中心,这个力度也比较大。从2013年开始市政府每年作为实事工程建立区域性的居家养老服务中心,一些重点的乡镇、街道都要建立区域性的居家养老服务中心,这块应该是构建得非常好的服务网络。

  主持人:大概在今年春天的时候我们去了宁海一个村子里头,我们在举行活动,当时这个村里的负责人就带我们去一个养老机构,我都不敢相信是养老机构,建得非常漂亮,真的是亭台楼阁的,进去之后很多老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房间,好像是套间一样,外面是房间,里面是卧室,平常的时候大家在院子里聊天、唱戏,后来我们了解到,有几个阿姨给我们介绍,他们在这里过得非常舒适,当时有一个老人还给我们唱了一首革命歌曲,非常开心。刚才说到这个话题就让我想到去很多区县市的时候看到,他们的养老不是嘴上说的在某个区要设立多少个点、多少个站,真的去这些地方的时候,发现这些地方是真正为老年人服务的。

  周忠贤:老年需要的都可以建立起来,这块很重要。这块我们统计一下,90%的村、社区已经覆盖了服务中心、服务站,我们的服务网络体系现在按照老年人的需求导向,分层分类的服务供给机制,特别是近几年来,我们为老年人积极提供生活照料、康复护理、精神娱乐等服务,这些都是老年人需要的。还建立了空巢老人的补给制度,政府出资保证一些老年基本的需求,全市2.9万人左右的老人得到政府这项补贴服务。另外也为大概四万多老年家庭通过一键通服务人员就到家里来,都是政府免费安装的。

  主持人:这项工作我听说过好多次了,大概好多年前就在陆续安装。

  周忠贤:对,紧急服务需要的一键通按一下,服务于40多万老人,相对服务的质量比较好。这些工作建立以后也是深化居家养老服务中心改革的重要方面,宁波的基础比较好,中央财政跟国家民政部、国家财政部对我们这块充分肯定,试点也是一方面原因。

  主持人:26个地区也不是没根没据的。

  周忠贤:对,我们的居家养老服务当中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是还有一些问题需要通过改革试点来破解这些瓶颈,这也是中央试点的重要因素。我们这几年来,居家养老服务和其他方面取得了一些成绩,三个问题还是比较突出的。一个是城乡之间、区域之间的发展是不够平衡的,有些地方可能是比较好,有些地方相对还薄弱一些,短板比较明显,这是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就是现在居家养老这块的人员、资金、场所、场地,这些关键性的要素现在都存在一些短板,陪护人员、服务人员层次比较高的很难找到,专业人才也很少,资金总体上也比较困难。场所是覆盖了,但是场所更加多、更加好,满足广大老年人的需要还有一些欠缺,这是第二个。

  第三个就是居家养老服务的内容还比较单一,方法也比较单一,可能是送送餐,需要的时候来一下。精神危机这方面也有一些薄弱点,专业化的程度也不高。特别是现在鼓励社会人来参与养老,这方面总体上也不是太多。

  主持人:我听周局介绍,在节目中我很少安慰一个嘉宾。我觉得周局这些担心,或者你说的三点不足的地方,我们宁波已经做得很好了,可以一步一步来,刚才俞局也讲到了,跟学校也去合作,专门培养养老机构需要的人才。我在接触其他地区媒体人的时候,他们说你们宁波人不错,你们宁波人有钱,钱都花在老百姓想用的地方。刚才说到居家养老,宁波在2016年底获得由国家财政部支持社区居家养老的改革试点,刚才您说的这些,因为有了这些基础,才可以获得这样的财政补款。有了这个基础,我们在这项工作的推进过程中,我相信还是有一定要求的,怎么去推进?目前一年了,推进的情况怎么样?

  周忠贤:我们也是希望通过改革创新,通过中央对我们进行试点以后破解这些难题。我们申报第一批社区居家养老试点改革工作,我们跟财政一起积极申报,最终成功了,我们也是全国唯一的计划单列市,这个还是比较好的。

  主持人:说到今天这个话题的时候,我们获得财政支持的时候,很多人也在讲,当某一项政策或者是某一项措施颁布以后,很多的人更希望看到一些变化,所以我要问一下俞局,一年了,所有的工作推进到现在是不是有一些变化了?刚才周局所担心的问题我们是不是也有一定改善了?

  俞曹平:这个是这样的,总体进展还是比较顺利,这里面有几个因素,刚才我讲了,我们被中央财政支持的,开展居家与社区养老试点,我们也有压力,怎么把这个工作做好?我想几个方面还是比较好的,一个是市委市政府非常重视这项工作,我可以讲几个情况,一个是市委市政府专门成立了深化改革领导小组,把这项工作列为市里2017年26项重点深化改革工作之一,而且专门听取工作情况的进展汇报,这是一块。

  第二个就是市政府把居家养老服务的一些工作,特别是一些主要任务列为政府的实事项目、实事工程,今年也是这样,根据试点的要求更加列为民生实事项目了,而且把这个任务列为县市区考核的一项重要工作。我们也专门成立了以分管副市长为组长的,有15个部门参加的居家与社区养老小组,政府也很重视。另外今年人大专门立法,把宁波市的居家养老服务条例作为地方的立法审议项目,而且有两个组长,一个是人大的主要领导担任组长,还有是政府担任组长,共同对居家养老条例立法工作进行调研、讨论,通过人大来进行审议,这个工作是非常重视的,这是党政合力形成的。

  第二个是出台了改革的实施意见,政府很重视,去年的9月26号出台了《关于居家与社区养老服务改革试点的实施意见》,好像是25号出台的,《意见》里面把改革的指导思想、基本原则、主要目标、重点任务都很清楚,今后居家养老也成为了方向。

  第三个我们把这项工作作为民政系统的实事工程,我们民政系统提出了走一线、破难题的行动,这也是结合市里面提出来的“大脚板走一线、小分队破难题”的要求,其中重要的一项就是居家与社区养老服务改革试点工作,在积极推进当中重点围绕养老服务的建设,包括怎么样进行居家养老体系的服务保障、促进社会力量参与居家养老服务,我们都制订了具体的目标、要求,进展总体还是比较好的。我们给中央财政也专门做了汇报,也得到他们的肯定。

  主持人:这一年的工作是很好的成绩单汇报上去了,在我们的日常工作当中,可能卢主任接触到的最前端、最基层的养老工作是非常细的,说到居家养老的设施,我很想知道,我们的一些居家养老设施的设置是不是有什么讲究?或者说它是怎么来设置的?能不能让我们有一个初步的了解?

  卢婉君:居家养老服务设施是最基本的保障,我市的居家养老设施规划是明确的,刚刚周局长谈到的,2012年的时候市政府就出台了完善居家养老的实施意见,这里面就明确了每百户配建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用房,2014年的时候这个要求还写到了宁波市养老服务设施专项规划,市政府刚刚出台的居家和养老服务改革试点意见明确了要求,两个方面予以明确,一个是新建的住宅小区不低于20平方米面积的要求配件居家养老服务用房,并且与住宅要同步规划、同步建设、同步验收、同步交付使用。第二个层面明确已经建成或者在建的小区没有达到每百户15平方米配建标准的,要求区县市人民政府以社区为单位来解决,这些都是用于居家养老的设施建设,目前的规划,一般来说街道、乡镇要求建设一个区域性的居家养老服务中心,要发挥区域里的龙头作用。

  第二个是社区村建立服务站,老人比较少的社区可以跟临近的社区共建共享,老年人口比较多的社区村,我们鼓励在住宅小区、自然村设立一些服务的网点或者老年活动室,通过一个中心、一个站点和若干个服务网点形成城市社区十分钟的养老服务圈。目前刚刚两位领导也汇报了,我们的居家养老服务设施覆盖面是比较高的,已经是90%以上了,但是这里面有一部分的站点因为用房不足等原因,功能设施相对是比较简单的。还有一些社区或者说农村,特别是老小区还有一些偏远的农村,还有一部分是没有居家养老服务设施的,下一步我们还是要继续推进居家养老服务设施的建设。应该说通过各方的资源整合、统筹、挖潜,首先补设施的空白点,然后还要维护好、利用好、提升好现有各类设施,主要要发挥好各类设施的作用。

  主持人:刚才通过您的一番话深深感知到卢主任的基层工作做得非常好,刚才提到新建的小区里不能低于20平方米的养老用房,已经建成的至少达到15平方,还有一些农村社区或者老人比较多的社区怎么样补足,从这方面来讲,可以看到这个工作做得非常细,但是有一个问题想问,如果这些用房都有了,平方也达到了,谁来监管养老用房是不是真的给老年人用?这个工作我不知道由谁来监管?

  卢婉君:目前主要是属地政府的监督管理,刚刚讲到街道、乡镇这个方面的监督,地方政府守土有责,它的作用非常重要,我们作为业务主管部门,平时的指导、管理、考核也是积极跟进的。我们这些设施目前还是物尽所用,该设立哪些功能设施,我们还是正常的运作,每年通过财政资金的补助,每次补助的时候我们对居家养老服务设施都有一个动态的考核、跟踪,如果发现这个设施没有用于居家养老服务,或者用的效果不好,通过这个资金的杠杆作用来促进它、规范它的使用。刚刚周局也谈到宁波正在地方立法,对于用房如何使用、如何设置也是立法的重点,下一步怎么让它规范使用,我们还是要通过法律制度的保障。

  主持人:我们在这项工作开展的过程中,我们总是希望它做得很好,总是希望我们的愿望得到圆满的实现,但是往往在监管的过程中可能会有一点点小失误,比如说我这个房子没有好好利用,堆杂物或者干其他的了,这就有违背我们的初衷。我们的生活当中经常有吃喝拉撒,吃放在第一位,老年人更是这样。说到吃得好,我们的现实生活中有一些社会性的养老,我听说过在一些乡村有老年人的食堂,上次我去看了那个养老院也是一样的,他们有一个食堂,食堂阿姨做饭的时候根据每个人的口味,我做了这个菜之后不是你不想吃,大部分人还是爱吃的,那几个人不爱吃,这几个人还是要吃的,老年食堂对社区养老也是非常重要的,卢主任能不能也介绍这方面的情况?

  卢婉君:社区的老年食堂确实是居家养老服务从开始起步以来到现在一直持续推动的一项工作,我们社区设立老年食堂,为老年人提供助餐的服务,解决生活自理能力比较弱、自己做饭不太会的老人需求。这次市政府的改革试点实施意见也把这项作为重要内容,对于老年食堂怎么建也做出了非常明确的要求,明确提出要求加强老年助餐的服务,区县居家养老服务中心要是建立一个中心食堂,老年人需求比较旺盛的地方,单独设立一个老年食堂,逐步实现老年助餐的全方位。我们到10月份有助餐服务的社区、村已经达到了600多个,跟去年年底相比增长了300多个。

  主持人:刚才说到助餐这个事情,原来我也听说过,比如说我年龄大了,需要你帮忙,每天的晚饭帮我做,我可以点餐吗?我中午12点吃饭,点了两个菜,你会送到我家来吗?

  卢婉君:目前大部分社区、村助餐吃什么的问题,事先都是听取了老年人的意见,目前一个点服务的老人数大约是20个,个别地方可能比较多,比如刚刚前面谈到西门街道、镇海的招宝山街道有100多个,大部分还是根据事先征求意见,今天吃什么菜,大概是一荤一素,价格是5-10元之间,都是可以老人自己选择的。助餐服务业是老年人需求比较旺盛的,我们经常也在做需求的调查,下一步这个工作还是要按照市政府出台的实施意见的要求,还是要持续推进,下一步主要是从三个方面,一个还是鼓励引导这些有条件的社区村自己建一个老年食堂,有助餐点,让老人就近得到就餐的服务。

  第二个,我们这几年大力推进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的建设,倡导以乡镇、街道为单元建设中心食堂,由这个中心食堂辐射到周边的社区村,形成1+N的助餐网络。第三个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积极鼓励社会力量来参与,充分依托现有的餐饮资源,特别是适合老人生理的特点,一些优质的餐饮资源要积极用起来,比如养老机构、残疾人的餐饮机构,鼓励他们为老年人提供优质、便利的就餐服务。

  主持人:刚才听了您这番话,不知道网友是不是关注过这个话题,如果关注了是不是有这个商机。我今天中午点餐来个外卖,现在时代的发展,很多老年人也开始用手机,有的餐饮机构专门服务老年人的外卖,有没有这样的可能?比如我申请办为老年人送餐的餐饮机构是不是有一些优惠政策?这个东西不是像年轻人吃的,老年人这个行业虽然是夕阳,但是是朝阳产业,我只是联想一下,今天谈的居家养老或者社会养老的话题当中,可能被我们关注的点特别多,我比较关注另外一点,刚才我看了免费类居家养老服务在全市都有吗?这个要问一下俞局,什么样的人才能享受到免费的养老服务?

  俞曹平:这个政策原来是有的,但是服务的范围比较小,低保家庭的失能失志老人,符合这三个条件才能享受政府补贴,每个月最多不超过540元。原来12个区县市根据经济社会发展提高,不能减少,服务对象很少。这次实施意见里面把这个面扩大了,我们享受的对象范围就大了,享受的力度也加大了,意味着标准就提高了。原来一些特殊困难家庭,原来农村的五保户特困家庭、低保家庭。这个项目实施的话,宁波市要增加1.3万人员。这里面包括特殊服务对象、优抚对象、低保户都纳入进来了,人数增加比较多。标准也放大了,原来就是失能的,这次把中度的失能也放进来了,时间也比较长,比如重度失能的每个月45小时,半失能的30个小时,也不是发钱的,就是政府出钱购买服务,让老人享受服务。我们也是农村长大的,把钱给他就不用了,我们不是写补贴,为什么写时间呢?老年人真正能享受,根据经济发展每个月的费用是不一样的,我们要调整的,这个文件要管好长时间,今年20块、明年30块了,这样服务对象就增多了。我们有中度失能、重度失能,联合民政、发改对老年人的生活能力进行评估,老人都想享受政策,但是我们要公平,按照需求的评估,你是不是符合中度失能和重度失能,我们可以成立一个机构,请一些专家评估,符合的就享受,刚才说的做到了,希望该享受的享受,不要漏掉一个。我们要社会完成这个工作,希望第三方的社会组织去做,政府不可能什么都做。

  主持人:大家不要小看一万多人,或者每个人只是增加了几十块钱,真的不是一个小工作,要组织专家对每一个中度或者重度失能的人进行考评,你是不是达到适合这项规定或者适合免费为你服务的人群?这个工作还是蛮重的,我们不去做它不会知道,这个过程中我们面向社会看待养老服务的时候,很多社会人士开始特别关注这块了,比如说有一些社会人士很希望通过社会或者个人的力量来办养老机构,或者说成立居家、社会养老的服务点,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人群,比如说刚刚说的外卖机构,有没有可能更好引导社会力量去做好这件好事?

  周忠贤:我们宁波市是积极鼓励社会力量参与居家养老服务这项工作的,也采取了很多的措施来引导民间资本、社会组织参与居家养老,这方面我们是积极动员、鼓励参与的。主要是几个方面采取鼓励,一个是政策方面加大扶持的力度,市政府出台了专门引导社会力量参与居家养老的实施意见,围绕用房保障,包括财政扶持、人才队伍等等方面都明确了一揽子的优惠扶持政策,希望我们民间资本能够投资到居家养老服务这个机构或者服务上,民间资本投资居家养老服务跟政府投资的居家养老服务,现在扶持的范围和力度是一样的,不是说民间资本就不支持,政府投资的就支持,我们已经明确是一样的,这是一个方面。

  第二个方面我们优化了行业的环境,对非营利性的居家养老服务机构,我们作为服务类社会组织,民政部门直接给你登记,而且开办的经费是任缴制,登记范围之内允许你在其他地方设多个不具备法人资格的服务网点,这个是对非营利性机构。如果是营利性的居家养老机构,我们也开放了登记的通道,我们核定经营范围以后,多点经营的申请按照“一照多址”或者分支机构办理登记注册都允许。

  第三方面是我们改革了居家养老服务的体制,鼓励社会力量来参与合作建设,刚才讲到区域性的居家养老服务中心,鼓励社会力量来合作、建设居家养老服务中心、服务站,场所是政府提供的,你要来参与也可以给予一次性的补助,鼓励乡镇街道依托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对养老企业、社会组织进入,政府出资的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社区的居家养老服务站,如果不改变服务功能的前提下,我们统一通过招标或者委托社会力量也可以,鼓励民间资本、社会力量来参与,大力推进政府购买居家养老服务,政府提供基本的养老服务,如果是政府购买服务,这些是优先的购买范围。这些措施采取了以后,总体上还是鼓励民间资本参与居家养老服务工作。

  主持人:说到居家养老的时候,我们以前做相关节目的时候也曾经谈到过,我们宁波居家养老的医疗方面、家庭医生方面也做得非常好,有人说"医养结合"做好养老服务工作,说到"医养结合"大家对字面上的东西是了解的,这个怎么去推广它呢?

  俞曹平:这个问题是整个养老中重要的内容,老人到一定年龄以后需要解决的无非是吃饭、医疗方面的需求,这谁都离不开。现在在宁波吃饭应该不是太大的问题。

  主持人:而且吃饭吃得挺好。

  俞曹平:精神危机有个人不同的需求,主要是靠家庭,医疗这块并不是想做就做好的,"医养结合"是养老工作中的重中之重。我们是这么几块来做的,首先是养老机构,包括居家养老服务在布局的时候,我们非常考虑医的问题,如果在养老机构里面鼓励他们自己开医疗机关,这是国家卫生计生委出台的文件,开设医疗点不需要审批的,备案就可以。我们宁波市的医保政策也挺好的,养老机构开了医疗点以后医保也让你进,但是我们硬件设施的建设还是相对滞后,居家养老服务补贴考虑近一点、方便一点,老人到居家养老服务中心享受服务的时候也可以就医,我们考虑老人的安全。

  主持人:而且前段时间我也听说过宁波市的居家养老方面购买服务当中的一项,每年要交多少的费用,比如说百八十块钱就可以让社区医生到家里来量血压、温度。

  俞曹平:这个是家庭医生签约制服务,服务的对象主要是一些老年人或者有慢性病的,比如40岁、50岁有高血压、糖尿病等等,宁波市这几年推下来还是比较理想的,现在是35.7%,这个比例在全国比较高,以最短的时间找到需要的服务。

  主持人:刚才说到吃是大家比较关注的,我吃得好不好,医也是非常重要的,"医养结合"这方面很多人特别关注的是医这方面,如果有机会请民政局的相关领导给我们介绍得更详细一点,让老百姓多了解这方面的情况。但是刚才有一个问题我特别关心,刚才周局讲到大中专毕业生进入到养老机构,俞局说是哪所学校?宁波卫校有专门针对老年服务机构的班级,或者培养专业人才到养老服务机构中来,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一下卢主任,比如说我不是这个学校毕业的,我可能是其他学校毕业的,但是我想到宁波的养老院来工作,我愿意服务老人,这样的人是不是可以鼓励?有什么鼓励措施吗?给我一些奖励,让我更愉快从事这个工作?

  卢婉君:有,你讲的这个是大中专院校入职的奖补制度,不仅是大中专进入养老机构有这个政策,进入居家养老同样有这个政策,直接从事养老服务、康复护理工作的大中专院校的毕业生,条件是跟居家养老服务机构签订正式劳动合同五年以上节可以享受,一旦签订以后从第一年开始到第五年到位,第一年10%,第二年15%,第三年30%,每年的补助是增长的,这个还在考虑扩面提标,相关的文件民政局也跟相关的部门会商当中。

  主持人:这个也是一个引导,让大家看到我们对这项工作的重视,引导更多的人加入到这个队伍当中来,这个引导是很多相关的部门要特别去做的一项工作,有的时候没有注意到这个老龄化队伍多么需要这样的人群,有时候可能没有意识到,我们大家谈到养老的时候会想到另外一个人群就是孩子,到了中年上有老下有小,可能一家有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六个人看这个孩子,老人就没有那么多人看待了,需要社会力量做好这项工作,2016年宁波市受到国家财政支持养家服务,说到上有老这个话题的时候,在节目即将结束的时候说说这项工作怎么去推进得更好?

  周忠贤:我们想通过改革试点促进全市的居家养老服务,到2020年要实现四个目标,第一个目标就是制度体系要更加完备,我们要建立一系列的地方性居家养老服务法规,特别是最近人大拟的居家养老服务条例要完备,另外是用地、用房、人才、设备、金融等等这方面,都有一些逐步完善的政策体系,包括怎么样加强监管刚才讲到了,包括人才的培养。

  第二个就是对一些保障方面的制度更加完善,刚才讲了重度残疾,现在面还不是太广,俞局长讲到虽然政府做了大量的工作,包括补贴服务方面增加了1.3万人,但是随着经济社会发展的面要不断拓宽,我们希望服务能力显著增加。服务能力包括几个方面,一个是符合标准居家养老服务的设施能够覆盖宁波所有的城乡、社区、街道,这个面要更广,区域性的居家养老服务中心要基本实现全覆盖。第二个,所有的区域性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和50%以上的城市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站能够实现社会化,提高它的专业化水平。刚才俞局长说了,我们现在的居家养老是跟医疗、卫生相互之间的结合,我们2020年要达到90%左右,这个也是作为很重要的方面,另外2020年居家养老服务人员执证上岗的人员,包括上岗前培训的都要达到80%左右,这是我们努力的方向,还有连锁化、品牌化的服务机构,这是第二个想达到的目标。

  第三个就是服务供给能够更加精准、高效,刚才讲了还有三大不足,我们的服务还比较单一,内容也比较单一,到2020年居家养老服务主体要更加多元,社会力量参与居家养老的活力能够得到激发,大家都能参与到这项工作中去,居家养老的内容、方法更加丰富,包括你刚才讲到的送餐,老人是到中心、站点来吃饭,或者需要我们送过去,下一步通过网络或者社会化的助餐机构、配送机构可能更加高效。

  主持人:卢主任做前方工作的时候,现在老人用手机一个是眼睛不太好使,刚才你谈到的每100个人当中有20平米的服务用房,这里面是不是有一个去快餐厅很大的屏,我们去点完餐,我要吃什么,比如说这里有十家机构,每天都有它的菜单。

  周忠贤:我们要提供智慧养老服务平台建设,一些困难的老人照料基本得到保障。我们通过数据共享建立一个智慧的养老服务平台,把这些也可以引进,这是第三个目标,就是服务能够更加精准、高效。

  最后一个目标就是社会环境更加友好,社会积极应对老龄化,敬老、养老、助老的社会风尚更加浓厚,安全、绿色、便利的老年人环境能够不断营造,这个是我们提出来的改革试点以后希望达到的四个目标,我们也积极按照市委市政府的要求,特别是按照改革试点的要求积极努力,跟相关部门一起共同为达到这几个目标不断改革、创新、奋斗!

  主持人:刚才您说到了,我们希望这个社会当中能够营造非常好的养老环境,我们稍微留意一点的话,在宁波敲一敲、扶一扶,我们对门可能是一个老人,每天早上敲敲们,老年人上车扶一扶,我们需要更多的倡导,让更多的老年人参与到养老服务中会更加人性化,年轻人做这些工作有些是体贴不到的,老人根据他切身的经验能够提供需要服务的建议,这项工作做得更好。说到养老服务还有很多话题没有谈完,还有很多想跟大家一起聊的,都没有在今天节目当中说完,我们希望再有时间邀请到几位或者更多民政局相关负责的工作人员走进我们的演播厅跟大家好好聊聊养老,这个话题太大了,关乎到我们每个人。今天时间有限,就到这里,再见!

返回顶部】 【打印本页】 【关闭本页